当安徒生遇见文言文

浏览量:19 次

初中生的文言作业上了微博热搜榜,阅读量轻松破亿——这样惊艳的故事竟然就源于我的一次语文假期作业——前不久一次课后,我给学生布置了“将安徒生童话改编为文言文”的假期作业,学生完成的效果出乎意料。

在那之前,学完诸葛亮《诫子书》后,我就曾让学生仿照《诫子书》的形式写一个文言版的《自勉书》。孩子们十分兴奋,但最终交上的文言作业大多生硬蹩脚,我并不满意。尽管这一尝试不太成功,却使我发现了孩子们对于文言文写作超乎寻常的兴趣。

后来,我对这一项作业设计进行了反思。孩子们未能充分发挥出自身的写作潜力,说明作业设计并不完全符合学情。原因有两个:一个是初中生偏向于写叙事文字,《诫子书》以说理的名言警句居多,其形式限制了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;另一个是学生所接触的文言文大多基于古代语境,描写古人生活场景,以文言文的方式表现当代校园生活,具有很大的语言表达难度。

当学到《皇帝的新装》一课时,我眼前一亮。《皇帝的新装》这一故事基本上描写的是古代的宫廷生活场景,而中学生所学的文言文也大多是史传故事,积累了大量相应的文言词汇。当时,我们刚刚进行了为期两周的文言文专题训练,学生完全可以利用学过的文言文语法、句式、实虚词等知识进行《皇帝的新装》的改编创作。

于是,在元旦假期来临之际,我便布置了这样一项作业:将课文《皇帝的新装》改编为一则简短的文言文——当时我还有些顾虑,虽然孩子们兴致颇高,但文言创作并非易事。于是,我给他们写了一个平稳的开头“海外有国,其王好新衣”,让他们仿照示范去续写后面的故事。

当学生交来作业时,我非常惊喜,不仅因为他们写出了优秀的作品,更因为他们将前期所学的文言文知识进行了灵活运用。许多孩子的文章结尾都有议论性的语句,如刘宗昊“凡欺人者,自欺也”,这是借鉴课文蒲松龄《狼》的写法。再如杨若海“王大喜,以数金予二人”中的“予”,出自《贾人食言》“我富者也,能救我,予尔百金”。而方煜煜“吾若衣之,可辩其贤愚”中“衣”,则是我们前期专题训练重点学习的词类活用。可见这些前期课堂重点强调的知识,最终通过写作的体验,内化为他们自身的能力。

批阅是写作教学的重要一环,我会在尽量保持学生作品原貌的基础上,对不符合文言文语法规范的字、词、句进行简单润色,并让他们在修改对比中体悟文言字句之美。比如,李子凡有一句原作为“此衣甚薄如蛛丝,即穿上觉无物”,我协助其修改为“此衣甚薄如蝉翼,衣之如觉无物”。其原因在于,“蝉翼”比“蛛丝”更为贴切,“衣之”比“即穿上”更合乎文言规范。

布置这项作业,我并不奢望每个孩子都能写出纯净典雅的文言文,毕竟班上学生的文言功底参差不齐。布置作业的最终目的在于语文素养的提升,文言文作品的优劣倒在其次,最重要的是孩子们享受并受益于完成作业的过程。

元旦假期与这项作业一起布置的,还有另外一项:“任选一篇简短的文言文,根据自己的联想和想象,扩展细节,改编为一则600字左右的白话文故事。”孩子们同样写出了十分优秀的作品。比如,蒲松龄的《狼》开篇是:“一屠晚归,担中肉尽,止有剩骨。”有的学生写:“月黑风高的夜晚,一个膀大腰圆、身材魁梧的屠户哼着小调,悠悠地收拾着夜间早已冷清的店铺,背起了只剩残骨的担子,踏上坑坑洼洼的羊肠小路,得意地向着家的方向走着。”学生善于在开篇想象当时夜晚的阴沉气氛,为下文凶恶的狼的出现做铺垫。就这样,从白话到文言,再从文言到白话,于古今的写作融通之中,引导学生感悟文字之美。

在传统的文言文教学中,向来只有“阅读”而缺失“写作”。一方面是因为现行的教学大纲对此不作要求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教师对学生的文学潜能和创造力不太自信。事实上,在文言文教学中尝试以“写”促“读”,未尝不是可行之法。文言文的语汇语法并不是深埋地窖的枯骨,放手让学生去运用,或许能重新焕发其活力。当然,这并非简单地为了学古而学古。在我看来,文言文的学习是母语学习的基础,深厚的文言文功底能够有助于现代白话文的写作。只有回归和守望传统文言,才能更好地建构典雅纯粹的现代汉语。

因此,这一次的创意作业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教学事件。在它之前有着充分的教学铺垫,在它之后我的教学探索之路也将继续延伸。只有让知识的习得成为扎实的教学常态,一切故事的发生才具有真正的意义。

(作者单位系华中师大一附中光谷分校)

链接·学生改编作品

海外有国,其王好新衣。尝有二奸者入国,谓王曰:“敝人有衣,非诚且智者不见矣。”王大喜,以数金予二人。二人夜以继昼,然未有丝线,对空而劳。王欲知衣之详,遣一老臣以观衣。老臣至,惊,未有衣,因思:吾,国之重臣也,若王闻吾不见衣,其祸至矣!二奸者曰:“衣可华贵不?”老臣曰:“妙哉,实惊世之作也!”二奸者笑矣。少时,王又遣一官人往。官人未见其衣,大窘,亦称其衣。方行,乃思:吾不见衣,非诚且智,岂官人所为邪?吾当颂其衣于陛下。

翌日,奸者以衣予王。王不见衣,自叹曰:“寡人竟为愚者矣,此事断不可言。”后,王着衣行,众人皆称美,独有一童曰:“此王未着衣矣!”众人惊,皆相耳语,乃知实未着衣。王惧,归而捕二奸者,俱逃矣。

奸人亦奸,然诚且智者,能受其蔽乎?(杨若海)

《中国教师报》2019年01月23日第5版 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当安徒生遇见文言文